首页 都市 都是戏中人,何需假情深

第9章 奶奶去世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都是戏中人,何需假情深 三三小说网【333books.com】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又是周瑜镜……

  他到底想把她怎么样?真的要逼死她吗?

  赵平饶的大吵大闹都没能得到满意回答,被别墅佣人赶出了别墅,赵艺不明白周瑜镜为什么要这么做,抓起包包就往周氏集团去。

  “你好,小姐,请问有预约吗?”前台机械的礼仪式笑容看着赵艺,赵艺看着电梯门关上,可是不好强行上去。

  “我找周总,麻烦你告诉他一声,我叫赵艺!”

  前台神色怪异的看了她一眼,心道又是个傍大款的,电话是秘书接通的,直接驳回了请求。

  “对不起小姐,周总和杨小姐在一起,恐怕没时间!”

  前台的脸色和语气都毫不掩饰的嘲讽,她捏紧包包,心再次一沉。

  周瑜镜,你要不要这么绝情?

  而此时,周瑜镜就在办公室里,听到人来告诉赵艺来找他时,周瑜镜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,偏偏他就不如她意,特意调取了楼下监控,看着她的举动。

  “赵艺,难过吗?想想当年你对我妈妈做的事,就知道你此刻的感受不及我当年一半!”

  明明他也痛,可是他放不下,每次想到妈妈倒在监控里,无助的样子。

  还有躺病床上,了无声息的样子,周瑜镜就恨,他那么爱她,为什么她要这么狠?

  爱之深,恨之切!

  看到她神色自嘲的模样,然后颓废的走出监控范围。

  而赵艺刚到门口,突然胃部极其难受的翻滚起来,感觉很熟悉,她立刻从容的扶在门口,卖力的干呕着,可是实在吐不出来,又难受,她只得扣着喉咙,直到胃里的东西全部出来后,她虚脱的瘫坐在地上。

  “赵小姐,你没事吧?你看起来脸色很差?”前台看了她半天呕吐,厌恶躲到一边,等她吐完了,这才靠近过来。

  “胃不舒服而已!”她喉咙经历一番折腾,干巴巴的,火辣辣的疼,是食物划伤了候道,略有些不适。

  起身,失望的看着这幢大厦,然后离开。

  镜……我很难过,全都是你给的,我怕我快坚持不住了!

  而看着监控的周瑜镜自然看到了她的反应,秘书端过来咖啡,不小心看到一直呕吐的画面。

  “赵小姐看起来好像怀孕的样子,我姐姐怀孕就是这样吐得厉害!”

  看似无心的话,让周瑜镜一怔。

  再次怀着侥幸心理打着周瑜镜的电话,快一分钟,依然没有通,准备挂断离开时,手机震了一下,零秒计时开始,显示通话中……

  “镜,你在忙吗?”她小心的开口。

  那头沉默着,最后还是挂了电话,没有听到回答的赵艺喂了一声,撤开一看,通话结束。

  顿时她就恼了,愤怒的转过身,对着高楼怒吼着,“周瑜镜,你个王八蛋,我恨你!”

  话才刚喊完,赵平饶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看着一个个跟催命符一样的人,一直逼着她,顿时火上心头,打开免提,喊着,“我帮不了你,死吧,大家一起死吧!”

  电话那头沉默一会儿后,传来稚嫩的女声,“姐姐,你来一趟医院吧,我爸高血压犯病,奶奶也在医院!”

  是十四岁的赵小小,她的堂妹!

  “小小,怎么回事?”她激动听着手机,一边拦着的士。

  “我爸爸刚才回来的时候,收到法院传票,要起诉他偷税漏税,他一下子就昏过!去了,现在在医院抢救,奶奶也跟着激动晕过去了!”

  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赵小小的绝望,十四岁,家里一下子两个人倒下,她如何能不乱?

  “你妈呢?”赵艺问。

  “我妈带着钱也跑了,我现在没有钱交医药费,医生让我尽快筹钱,姐,你快来吧!”赵艺赶紧安抚她,“别急,我会快就会到了!”

  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林月芝真是把这首诗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她到医院时,赵小小孤零零的站在手术门,一看到赵艺出现,扑了过来。

  “姐,我妈抛弃我了,她带着钱跑了,要是我爸再有事,我怎么办?我就成孤儿了!”

  “没事,没事,二叔不会有事的,奶奶呢?”

  正说着,一个护士喊了一声,“胡秀金的家属!”

  两人急忙跑过去,可是迎接出来的,却是盖着白布的推车。

  “很抱歉,老人家年纪太大了,身体机能失去了功能,我们尽力了!”

  医生歉意的看着这两个小姑娘,说完就离开准备下一台手术,而护士告诉她们在那里缴费。

  整个过程,他们淡定而熟练。

  医院,见惯了生老病死,可是这对于她们来说,就是晴天霹雳。

  赵艺颤抖着手去掀开白布,奶奶的脸当即露了出来,眉头皱着,看似走得很痛苦。

  家散了,儿媳妇跑了,儿子病倒了,孙女成了别人的情妇,她如何能安心的走?

  “奶奶……小艺来了,你睁开眼看看我,你不是爱听我讲笑话吗?我给你讲一个!”

  摸着奶奶的脸,略有余温,可是正在慢慢变冷,赵艺哽咽着,不知道此刻她该用什么反应来对待现在的情况。

  “从前有个有庙,山里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,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……”

  故事每次都重复。

  奶奶这时候就会不厌其烦的问,“讲什么故事啊?”

  然后赵艺就会说,“讲一个老太太老是缠着小姑娘讲故事啊!”

  奶奶就会故意说,“老太太真可爱!”

  可是现在,奶奶不会回答她了,奶奶要去天堂了!

  “奶奶!你还说活成老妖怪,你怎么能食言?你起来啊!”

  赵艺趴在老太太身上,哭的撕心裂肺,一只手,将她拉了起来,按在自己宽大的胸膛里,任她得眼泪弄湿他的衣襟。

  “周瑜镜,你滚!你来干什么?”赵艺奋力推开他,怒视着高高在上的男人。

  前一秒他还那么狠,现在来干什么?家破人亡的她是不是让他很得意?

  “赵艺,你是不是怀孕了?”他抓着她的手臂,防止她举动过于激烈而伤到肚子。

  呵,原来他察觉她可能怀孕,是来质问她的?

  “是怎么样?不是又怎么样?”

  模凌两可的答案使得他失去耐心,“赵艺,是还是不是?”

  “可能是!”她生硬着口气,不愿意再看他一眼。

  赵平饶抢救过来了,可是却半身不遂躺在医院,一笔巨大的开销几度让赵小小哭得身子都颤抖,赵艺将自己所有的钱都给了赵小小。

  她是因为愧疚。

  奶奶的葬礼办的很大,可是却不能让赵艺对周瑜镜的心结有所缓解,可惜周瑜镜根本不在意。

  他在意的,就是赵艺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葬礼办完后,她被带回别墅,不允许任何人出入,也不允许她出别墅,像个金丝雀一样,在笼子里看着湛蓝的天空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