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误惹高冷大佬:宝贝儿,小心撩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误惹高冷大佬:宝贝儿,小心撩 三三小说网【333books.com】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刚才慕斯年一说顾修的确是很吃惊,但很快就想明白了,请柬都已经发出去了,薛辰也收到了请柬,肯定是薛辰告诉慕斯年的。

  所以薛辰有请柬,那慕斯年肯定知道自己就没有被邀请,还真的是有些社死的感觉。

  “慕总,我……实在不好意思,哪天您空了肯赏脸,我单独请您。”顾修真是太尴尬了,特别不好意思,都不知道该怎么理解。

  “你不用为难,我都理解。”

  顾修也只好是笑了笑,还是补充了一句:“感谢慕总您的理解,但您不要多想,这纯粹只是不想让您和林总徒增伤感,是我跟糖糖的意思,并不是林总的意思。”

  这句还是要解释的,慕斯年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好,那慕总我们先带小阳阳走了,您保重。”慕斯年说完又对慕斯年微微躬了躬身,然后转身上了车。

  目送着顾修的车子离开后,慕斯年挪动了身子回了大厅,回到大厅看到茶几上都是他的药,因为这些天他一直在医院陪着小阳阳,保姆也都被他打发了,家里各处都落了灰尘。

  他是个有洁癖的人,是万万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,但此刻却心累的什么都讲究不了了,干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离婚其实对他的生活影响是很大的,因为之前林念把他照顾的太好,事无巨细,导致现在清风晚没了林念感觉一团糟。

  他闭着眼睛头脑昏昏沉沉的,突然手机响起来,他缓缓的睁开眼睛,拿过手机,是慕松岩打来的。

  “喂,爸。”慕斯年这会儿说话感觉都没有力气。

  “小阳阳出院了吗?赶紧把他带来慕宅让我看看。”慕松岩这些日子还一直惦记着,算着今天是小阳阳出院的日子。

  “晚了,小阳阳已经被接走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慕松岩不禁生气,对他训斥道:“你是孩子的父亲啊,你怎么就让人把阳阳带走了?当初说你要跟她争抚养权,你偏要给她,现在可好,我们想见小阳阳都难。”

  “爸,您说这话难道不觉得违心?”对于他说的话慕斯年反驳道,“小阳阳为什么不想见您,为什么跟您不亲?难道不是您的原因?若他一出生您就能对他像现在这般疼爱,又何至于此?”

  “斯年,你现在都已经跟她离婚了,你还向着她说话?”

  “我并没有向着她说话,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,孩子是最单纯的,谁对他好他就跟谁亲,您说抢抚养权,就算我要争小阳阳也不会跟我,您这个爷爷做的不称职,我这个爸爸做的也不好,所以才会这样,怪不得别人。”说完不等慕松岩再说什么,慕斯年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挂断电话之后,他直接将手机关机了,然后继续躺在沙发上,一动都不想动。

  林念回到家后心就一直放不下来,生怕慕斯年不肯让小阳阳回来,她就一直站在窗前看,终于是看到了顾修的车子行驶进来她才彻底放了心,然后忙跑出去迎接。

  “妈咪!”

  看到林念小阳阳就扑了上来,林念也忙将他抱起来,在他的小脸上不停的亲着:“小阳阳,妈咪好想你啊,这次小阳阳受苦了,都是妈咪不好。”

  “没有,是阳阳不好,以后阳阳再也不打架了。”小阳阳很保证的说道。

  听到这话林念欣慰都想哭,她的小阳阳真的好懂事。

  “为了庆祝我们的小阳阳出院,今天干爹和干妈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哦。”路上唐淼买了好多食材。

  “你们是客人,怎么能让你们下厨?我来做就好了。”林念忙说道。

  “在你眼里我们还是客人啊?”唐淼怼了她一句,“你不是我的娘人家了吗?那我现在不就等于回娘家了?你赶紧陪着小阳阳吧,我跟阿修去做饭。”

  顾修连忙应声,脱掉了外衣系上了围裙。

  既然他们要下厨那她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林念便陪着小阳阳玩,之前在医院慕斯年一直在,她也没办法好好的小阳阳亲热亲热。

  很快顾修和唐淼便做好了饭,这两个人的厨艺都没得挑,小阳阳吃的特别香。

  “沫沫,是不是小阳阳上幼儿园的事就要先停一停了。”唐淼问。

  “慕斯年是这个意思,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,小阳阳毕竟还小,要不然就再等半年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这样好些,但小阳阳不上学谁照顾他呢?你跟慕斯年都要管理公司,日常都那么忙,就只能是找阿姨了。”

  找阿姨的话只能去把吴妈再叫回来,不然其他的人林念也不放心。

  “我会安排的,你们就不用操心小阳阳的事了,安心准备婚礼吧。”林念说完这句话又对顾修说道,“顾修,我可是糖糖的娘家人,婚礼要是准备的不好,我这个娘家人不高兴了,可不让我家糖糖嫁给你了。”

  “放心,我一定给糖糖一个最好的婚礼。”对此顾修是特别有信心的。

  之后的几天,林念又把吴妈叫了回来,她在家照顾小阳阳,而随着婚礼日子的临近,顾修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。

  而慕斯年也回归到了工作里,之前都在医院陪着小阳阳,回到公司自然是积攒了好多工作。

  慕斯年先将这些日子的报表都看了一下,各种数据都非常漂亮。

  “不错。”把工作交给薛辰自然是没有后顾之忧。

  “慕总,您让我查韩初雪的下落,奇了怪了,我查了这么多时间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,她会不会已经离开S市了?”薛辰有这方面的疑惑。

  “不会。”对这一点慕斯年很笃定,“她现在一定是在哪个隐秘的角落躲起来了,如过街老鼠一般不敢抛头露面。”

  薛辰查了这么多长时间都没有消息的话,那一定是韩初雪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不敢出来。

  “但如果她躲起来那她一定要有同伙才可以,要不然她的日常生活也维持不了。”

  薛辰想到这里便更加想不通了,“还有她被鉴定出有精神疾病被释放,这也明显有人在背后帮她,可会是谁呢?韩江夜死了,韩家就彻底倒了,旧日的那些仇家都恨不得人人踩一脚,哪里会有人帮韩初雪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