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军门第一闪婚

军门第一闪婚 唐筝 8172 2022-05-14 19:26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军门第一闪婚 三三小说网【333books.com】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“嗯,好。”

  “阿凤”终于点了点头。

  “阿凤”由Hack陪着回了房间,关门时触及Hack那依依不舍的目光,她心中再次划过一丝不忍。

  如果他只是她的朋友,她一定会对他好一点,可是想到她现在的身份是假的,一切都是骗他的,倘若对他好一点,他对她的期望就会越大,她终于狠了狠心,将门关上了。

  “阿城”目睹着这一切,脸上随和的笑意始终没有消退,只是深邃的瞳孔之中,暗藏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。

  “阿凤”和“阿城”是共用一间卧室的,她在房中等待了很久,才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。

  很奇怪,她总是能轻易地分辨出他的脚步声与别人的脚步声的不同。

  他的脚步更沉稳有力一些,就如同他这个人一样。

  想到这里,“阿凤”突然觉得她不应该怀疑他。

  “阿城”推开门,走了进来。

  “阿凤”坐在床边等着他,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  “等了很久了?”

  他口气轻松地问。

  “没多久,还好。”

  她淡淡地答。

  “等我干什么?”

  他明知故问。

  她有点急了——到底还年轻,沉不住气。

  “你知道的。成……哥,我和Hack的事情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  他没有回答她,反而是打开灯,朝她笑道:“这么黑,怎么不开灯?”

  她看着他脸上那熟悉而英俊的笑容,心一下又定了。

  “我……刚才就想坐一会儿,想点事情,就没开灯。”

  她小声解释道。

  其实是刚才心里太乱了,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,完全没想到开灯。

  “这样啊。”

  他说着,走到她身边走下来。

  她惊愕地瞪大眼睛望着他,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。

  接着,他做出了一个令她更加想不到的举动。

  他坐在她旁边,伸出他的一只手,握住了她放在膝盖上的手。

  “阿凤”——或者该说是沈飒,她惊得差点儿从床上蹿起来。

  成烈按住了她的手背。

  他那深邃的眼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,朝她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  她控制住自己的心跳和呼吸,朝他点了点头。

  在雨林中他不是没拉过她的手,但那是特殊情况,他不拉着她她就没法往前走,可现在……现在是为什么?

  她只慌乱了几秒钟,马上想到,成长官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,他这样做,肯定有他的目的。

  她还不至于自作多情到以为成长官对她有什么想法。

  “是不是在想Hack啊?傻丫头。”

  他一面揶揄地说着,一面用手指飞快地在她手心写道:“隔墙有耳。”

  他写得很快,挠的她手心痒痒的,但是她一下就领会了他的意思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。”

  她一面带着点羞怯地说着,一面在他手背上写道:“嗯。”

  “我还不知道你啊?”

  他打趣道:“一个妈生的,我怎么会不知道你这丫头心里在想什么。”

  与此同时,他在她手心写道:“稍安勿躁。”

  沈飒不解地看了他一眼,他又在她手心写:“等父归。”

  沈飒眨眨眼,似懂非懂地做了个嘴型:“Hack的父亲?”

  他点了下头。

  沈飒没继续问下去,却一下子全明白了。

  成烈笑了笑,在她头顶轻拍了一下,说了声:“乖。”

  沈飒脸颊蹭的泛红,心里明知道他只是顺手,很可能平时在家就是这样对他妹妹的,可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。

  对于沈飒的反应,成烈只当做没看到。

  这一晚,两人闲话家常一阵子,便各自睡去了。

  但其实成烈过了很久才睡着。

  没别的原因,他想老婆了。

  侧身枕在枕头上,他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,忍不住想,什么时候才能回到那小女人的身边呢?

  头一次,他竟然生出点解甲归田的想法来。

  要是以后,真能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和唐笑一起生活就好了。

  也许是年纪大了,经历的事情多了,他现在心中,越来越渴望安宁闲适的生活。

  但是想归想,他很清楚,有些事情,还没做完,他还不能走。

  笑笑,再等等我。

  他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道。

  唐笑本以为裴远晟和季晓茹之间只是普通的闹别扭,谁知道,某天中午,裴远晟突然找了过来。

  唐笑回宿舍睡了个午觉,刚醒来,还有点迷迷瞪瞪地往办公楼走,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黑色羊绒大衣的男人,那男人戴着口罩,只露出一双寒星似的双眸,却无端地让人感觉一定是个美男子。

  她心里还在想着,这是谁啊,她怎么不记得疗养院里有长得跟影星似的年轻男人?

  却见那影星似的男人慢慢地朝她走来了。

  唐笑顿住脚步,傻呆呆地望着对方,怀疑自己是还没睡醒,还在做梦。

  那男人走到她面前半米处,停下脚步,双眼微微眯起,透出三分笑意。

  然后十分好听的声音从口罩里传出来:“笑笑,你不认识我了?”

  唐笑脑子里刚闪过“难道我该认识你么”的念头,视线中对方扯下口罩,露出下半张脸来。

  男人肤色白皙,不仅眉目如画,连鼻子和嘴巴也无一不精致动人的宛如艺术品一般。

  这是一张不论谁看见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俊美脸庞。

  唐笑呆了几秒,缓过神来,诧异地问:“裴远晟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  朝四周看了看,没见着晓茹,不由更奇怪了:“晓茹呢,没和你一起么?”

  裴远晟摇摇头,说:“没有。我今天找人陪她打网球去了,来找你的人只有我一个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唐笑眨眨眼,感到十分奇怪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没什么事,就不能来找你聊聊吗?还是说,唐医生忙到根本没时间搭理我?”

  “那倒不是。”唐笑摇摇头说:“你肯定听晓茹说过,我这这边一天到晚没什么事,闲得很。你想聊天,我就陪你聊聊。不过,是关于什么的呢?”

  “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吧。”

  裴远晟淡淡地说。

  “好,那请你去我办公室。”

  唐笑伸手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  裴远晟抿起嘴唇笑了笑,说:“好。”

  两人并肩走进唐笑的办公室,这里办公环境很好,这段时间唐笑也稍微布置了下,室内放着不少绿植,墙角还放置了一张小型书架,大部分是医学相关的书籍,中间也掺杂着几本推理小说。

  沙发被唐笑网购了一套北欧风万用沙发套套上,地上铺了式样简洁的灰色地毯,整体看起来十分舒适。

  裴远晟在沙发上坐下来,打量着办公室内的布局,颔首道:“这里挺不错的。”

  “和裴总的办公室比起来就差远了。”

  唐笑一边给裴远晟沏茶,一边揶揄道。

  裴远晟笑笑说:“不,我更喜欢这里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唐笑问。

  “这里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。”

  裴远晟答。

  “让人安心的感觉?”

  “你不懂。”

  裴远晟神神秘秘地说。

  心里想,因为这里有你,所以才格外让人安心。

  要是可以选择,他更愿意呆在有她在的地方。

  唐笑也没追问,在裴远晟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,问:“说正事,你来找我干嘛?”

  “想跟你聊聊天。”

  裴远晟坦然地说。

  “聊天?”

  唐笑失笑道:“电话里也可以聊啊。”

  裴远晟在心里苦笑了一下,他现在的大部分时间已经被季晓茹占据,除了处理必要的工作之外,其他时间都必须陪在季晓茹身边。

  他和季晓茹在一起的时候,又怎么能和唐笑打电话谈心呢?

  “笑笑,我们应该还算是那种没事可以见面聊聊天的关系吧?”

  裴远晟望着她问。

  唐笑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  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,我已经失去了和你面对面聊天的资格。”

  “噗嗤……”

  唐笑笑出声来:“不是说好的好基友么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裴远晟欣慰地点点头:“你还能把我当朋友,我很高兴。”

  “裴远晟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  唐笑觉得裴远晟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
  裴远晟垂头,看着杯中的茶叶,想叹气,却又觉得不该当着唐笑的面叹气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唐笑眼中露出关切之意。

  “笑笑……我有点累了。”

  裴远晟终于说道。

  “累了?”

  唐笑仿佛意识到什么,但是没办法直接说出口。

  她暗自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  然而事与愿违——

  “扮演另外一个人,陪着一个我无法全心全意爱上的人,我累了。”

  他终于低声说道。

  那张俊美的面容上,流露出一丝彷徨与沮丧,还有一种自我厌弃。

  他记得自己以前不是这样半途而废的人。

  事实上,他也没打算放弃。

  只是,内心的疲倦无人可以倾诉,他需要一个出口。

  而笑笑,是唯一一个可以听他说这些的对象。

  “裴远晟……”

  唐笑想说什么,但是任何语言到了嘴边,都让人觉得无力。

  她不是他,她不可能知道他为了扮演陆晨晞陪在晓茹面前需要付出多少。

  她知道他会很累,会很辛苦,但是,她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安慰他。

  或者,干脆让他停止一切?

  可那样的话,晓茹又该怎么办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